优一郎一路以百米冲刺的拼死速度杀到米迦尔的家,超没礼貌地“啪”推开拉门。一楼的小餐馆还没开始营业,米迦尔从厨房探出头,看见来者就摆出一副头痛的表情。优一郎才不管,绕过几张桌子,几步就扑到吧台前,将手中的卷子气势汹汹地展现在米迦尔面前。

“为什么你这个不上课的家伙拿了第一,我却是这个分数!”

莫名其妙的泄愤,得到了理所当然的答案。

“因为你笨嘛。”米迦尔看着那几张可谓精彩绝伦的考卷,诚心诚意地提问,“警察学校收笨蛋吗?”

“别认为你聪明一点就得意、得意……”优一郎单手一撑、侧身一翻,灵活地跃过吧台,给了米迦尔一脚,“……得意忘形!”

“你虽然没什么可得意的却很忘形啊。”

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用错了成语还遭到巧妙地讽刺,优一郎双手叉腰,理所当然地提出要求:“米迦,帮我补习。”

“不要,又没好处。”

“从明天开始。”

“不。”

“你干嘛打乱我的计划!”

“你听不懂拒绝吗?”

“小气!”优一郎扁扁嘴,看着米迦尔转身就要继续去处理晚上开店要用的食材,赶紧拽住,“好好好,好处是吧?你想要什么好处?”

“和我交往。”瞬答。

“你说话都不带考虑的?”

“答案呢?”

被米迦尔这么一追问,优一郎迅速从惊讶状态回神,紧抿着唇奋力思考,越思考连越红,就像大脑过度运转而导致脑浆过热,最后连耳根都烧起来的时候,他猛一点头,盯着米迦尔的双眼,充满觉悟地大声回答:“好!就这么决定!”

面对这样的气势,米迦尔叹了口气,举双手投降。

“成交了?”优一郎两眼放光。

“骗你的。”米迦尔嫣然一笑。

“靠!耍我很好玩吗!”

优一郎第一次体会什么叫暴跳如雷,恨不得冲上去把面前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暴走一顿,但是比起单纯地生气,似乎还有一种说不清的原因在骚挠着自己的心,让自己更烦躁,从而更愠怒。

“因为你很笨嘛。就不怕我再强○你?还是说准备当上警察了再逮捕我?”

这种时候不来安抚暴怒的心,还火上浇油,优一郎飞起一脚直踹过去,米迦尔当然轻而易举地躲开。论打架米迦尔是不会弱鸡地输给任何人,但是这种时候优一郎更希望他别那么ky。

“别浑身破绽的。别忘了我说过喜欢你,现在也想着上你。”

米迦尔逼近优一郎,驾轻就熟地将他逼到吧台旁,看着他因为腰部撞到吧台边沿而微微皱眉的模样,稍微低下头,让蓝色的眼中映着那张不愿服输的脸,就像第一次在教室将他逼到墙角时的那个表情。

“我不管,你答应了就要帮我补习!”

以那样的表情抗议着,米迦尔可说不痛不痒。

“而且,现在说了交往就交往!”

优一郎一把拽住米迦尔的衣领,狠狠吻了他的唇,并算上刚才让自己生气的仇,在那张不会说好听话的嘴上咬了一口。

米迦尔因为意料之外的“兔子反击”而满脸通红。 



---------------------------------------------------------------------

之前和亲爱的继续玩的米优脑洞,身体状态差图力下降,只是挑了个我想画的镜头……

然而我只是叫她写个几十字的场景对话然后她就给我那么一段真是太良心了,剧情干了三天三夜都玩得七七八八了,整理对话估计就成文的感觉……Σ( ° △ °|||)︴

*比起前一个图,这里剧情是比较后了,中间略过了非常大的一段主线(含H)……

 
评论(15)
热度(470)